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都市言情 > 我家夫人病好了 > 第44章 邀请

《我家夫人病好了》 第44章 邀请

    哪怕卫芙无心与刘知雅计较,但见刘知雅如此,仍是不由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刘夫人见状瞪了刘知雅一眼。

    来之前她再三嘱咐过的,不管心里如何想的,见着镇国公夫人的面,也一定要好好道了歉,争取得到镇国公夫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刘知雅当时嘴上答应得好好的,却不想真的到了镇国公夫人面前,竟然是这样的表现。

    刘夫人是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她为何会在自家女儿名声被败了的情况下,还要领着刘知雅登门赔罪?

    当然不是因为镇国公夫人这个人,而是因为她身后的镇国公府。

    不管外面是怎么传镇国公与夫人向来不睦,甚至有了休妻之心,只要镇国公夫人还是这镇国公府的女主人一天,就绝对容不得旁人轻慢。

    尤其是,这镇国公夫人还是个混不吝的,自家女儿得罪了她,现在名声已经没有了,若是还被这位刻意的针对,那以后只怕真的要被远嫁了。

    刘夫人好不容易才把女儿接到身边,又哪里希望让刘知雅远嫁?

    刘知雅也不是不会看眼色,见刘夫人生气了,立即神色一正,再对着卫芙行了一礼:“夫人,是知雅无状冲撞了夫人,只要能让夫人消气,知雅什么都愿意做!”

    比起方才那不情不愿的道歉,这一次刘知雅就真诚多了。

    卫芙见状倒是心头一软。

    她自然不会是被刘知雅的道歉给打动了,她又哪里能看不出来,刘知雅之所以有所改变,不过是因为刘夫人动怒了而已。

    打动卫芙的,是刘夫人与刘知雅之间的母女情。

    曾经,秦氏也是这般护着她的。

    卫芙笑了笑,道:“你真的什么都愿意做?”

    刘夫人心头一紧。

    只一听这话就知道,镇国公夫人明显是想要刁难自家闺女啊。

    可她这时难不成还能阻拦?

    于是也只能在旁边听着了。

    而刘知雅,她当然不可能什么都愿意做,只为了让卫芙消气,之所以会这样说,不是想着但凡镇国公夫人脸皮不够厚,就一定不会故意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现在觉得自己错了。

    镇国公夫人要是脸皮不够厚,也不会为了跟自己抢一盒胭脂而动手了,更不会明明对外称病,却这样面色红润的出现在自己和母亲面前了。

    那……

    这一次,镇国公夫人会如何为难自己?

    刘知雅严阵以待,想了想之后,又有些犹豫地道:“既是知雅的错,那……夫人就算是打笑知雅几下,知雅也是没有怨言的!”

    话说出口,就像是卫芙真的要打她一般,刘知雅捏紧双拳,鼓起脸颊,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痛楚。

    卫芙看得好笑。

    这小姑娘,看着倒是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卫芙眼里有笑意飞快的闪过。

    屋里几个人都安静地等着卫芙开口,倒是颇有万众瞩目的意味在里面。

    卫芙就似没注意到刘夫人几人的眼神一般,道:“这样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刘夫人和刘知雅屏气凝神。

    话说到一半又顿住,卫芙朝着刘知雅招了招手,“那就劳烦刘小姐过来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过来?

    刘夫人心头一沉,镇国公夫人果然要不顾脸面的对知雅动手吗?

    而刘知雅,心里那块石头却总算是落了地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,因为她的一时冲动,累得父亲母亲很是被动,甚至还不得不憋屈着向镇国公夫人氏头,要是她被镇国公夫人打几下就能将这件事揭过,那……

    打就打吧!

    带着这样的决心,没等刘夫人开口阻拦,刘知雅就倏地冲到了卫芙的跟前:“夫人,您打吧,知雅一定不躲!”

    屋里几个人都不由得目光灼灼地看着卫芙。

    刘夫人提着一颗心,简直恨不得将刘知雅给揪回来。

    而韬哥儿三人,却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刘知雅的年纪跟他们也差不多,而且这次还是登门赔罪的,他们的母亲,真的要对她动手吗?

    被众人这样盯着,卫芙就似没有察觉一般,缓缓抬起了手。

    刘知雅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虽然她的性子比京城的大家闺秀要飞扬跳脱了一些,但她到底是个被娇养着长大的小姑娘,又哪里能不怕疼的?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,刘知雅只觉得脸颊上传来一阵拉扯的力道,一点都不疼,她诧异地睁开眼睛,就看到镇国公夫人那张看着容光焕发的脸,以及……

    她轻轻掐在自己脸上的那只手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刘知雅瞠圆了眼。

    不仅刘知雅,屋里的其他几人也都差点惊咦出声。

    刘夫人最先反应过来,虽然不知道镇国公夫人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,但好在自家闺女总算是没有挨打,这就是万幸了。

    韬哥儿和略哥儿是惊讶不解,但甜姐儿……

    莫名的,她就忍不住瞪了仍处于惊讶中的刘知雅一眼。

    卫芙这时候面上带着笑容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呵,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,也就比她的甜姐儿不可爱那么一点点而已。

    将双手重新放回膝上,就好像先前伸手掐人家小姑娘脸的不是自己一样,卫芙淡淡笑着,道:“既然刘夫人和刘小姐是来赔罪的,那……国公府莲花池里的莲花这几日就要开了,届时我会设了赏花宴,到时就请刘夫人与刘小姐一同赴宴,如何?”

    办赏花宴,并不是卫芙这会儿一时兴起所言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的,这高门贵族之间婚嫁之时大多是通过这种宴那种宴来相看的,卫芙会想着设这赏花宴,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。

    韬哥儿已经定亲,略哥儿和甜姐儿还小,倒是不用急着考虑婚嫁之事,可卫芙的两个侄儿,卫南和卫北,一个十八,一个十六,却是已经到了年纪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几年周氏也不是没有操心两个儿子的婚事,但如今的卫南和卫北,同样面临了和当初的卫明远以及卫琅一样的尴尬。

    靖安伯府本就没落,就算卫琅袭爵之后一心想着要振兴伯府,但积弱已久,背后又没有人帮扶着,想要振兴伯府又谈何容易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