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其他类型 > 王的女人谁敢动 > 第992章 老天!他太狂妄了!

《王的女人谁敢动》 第992章 老天!他太狂妄了!

    剑一扶了九儿一把,好不容易让她站稳脚。

    这丫头,要不要这么丢脸?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事,可能站太久,有点累了。”

    九儿立即给自己找个借口,虽然,一整个上午,似乎基本上都是坐着的。

    剑一冷冷哼了哼,不屑。

    还不了解这丫头吗?

    分明就是色女一个。

    哪次看到九王爷,不是看得忘乎所以?

    虽然人家真的长得很好看,但,也别这么丢脸啊!好歹是他的老板!九儿小脸一阵微红,抬头,却一不小心,对上战倾城投过来的目光。

    他和安宝走在左侧的台阶上,本来并不算很矮的安宝,在他面前却显得特别瘦弱。

    他很高,修长的身形,站在台阶上,便是一副独特的风景。

    他投过来的目光,看着像是很专注,却又在下一刻,成了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九儿还没有猜透这一眼,到底是不是在看自己,再抬头,他的目光却又已经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不再看她了,唉!小心肝扑通扑通的,有点紧张,有点期待。

    最后,却都成了失望。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“人都走了,还要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剑一凉飕飕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凤九儿一愣,立即回神。

    连自己都有点嫌弃自己起来,动不动就失魂,也太丢人了些。

    就是刚才那一眼,白衣清冷,一下子就在她心里挖了个坑。

    “这里风景独好,我就是留下来看看而已,催什么催?”

    她白了剑一一眼。

    剑一懒得拆穿她。

    是,对她凤九儿这个色女来说,有战倾城的地方,就是天底下最好的风景!九儿还是忍不住往父皇寝宫的方向望了眼。

    直到彻底看不见战倾城的身影,才带着一颗失望的心,走了。

    殿内,安宝领着战倾城来到凤穹苍的面前。

    但见战倾城一身淡然,在凤穹苍的面前,竟然也不行礼。

    安宝忍不住小声提醒道:“见到皇上,还不行礼?”

    战倾城抬起眉角,冷然迎上凤穹苍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我并非凤族的百姓,我北慕国也并非臣服在凤族之下,为何要行礼?”

    安宝是很喜欢这位白衣男子的,可他在皇上面前如此放肆,安宝心里都急死了。

    不过,战倾城这话,安宝一时间也难以反驳。

    凤穹苍看着战倾城,后者地方让他察看,并没有半点要躲避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仔细看了好一会,才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看样子,皇上似乎并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安宝松了一口气,赶紧退回到凤穹苍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是北慕国的九王爷?”

    凤穹苍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赐座。”

    安宝立即下令道:“赐座!”

    几个小太监立即将椅子端到殿前,战倾城随意落座,在天子面前,竟是没有半点卑微。

    甚至,这一身冷硬矜贵的气息,和皇上也似乎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还真是,万中无一的人才!凤穹苍盯着战倾城,眼底一抹欣赏掠过。

    不过,欣赏归欣赏,这样的男子,他也未必真能让他安心留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愿意当公主的侍君?”

    凤穹苍问道。

    岂料这位九王爷的回应,堪称一绝:“她本就是我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安宝咚的一声,腿一软,手肘撞在凤穹苍跟前的案上,痛的他差点飙泪。

    但,殿中气氛实在是有点……怵目惊心。

    就是疼,安宝也只能紧紧咬着牙,一声不敢哼。

    太嚣张!简直,太放肆了!这男子,怎么可以用这样的态度,这样的语气,和皇上说话?

    可,这么嚣张,却又让人……哎呀!实在是好喜欢!安宝的一颗少女心一下子就又酥又麻的,简直迷得不要不要的!“咳!”

    凤穹苍一声轻咳。

    安宝立即从沉醉中回过神来,赶紧低垂脑袋,含羞嗒嗒。

    他们这种小太监,芳心是很容易被带歪的。

    不过,在皇上的面前,他也还是不敢放肆。

    “朕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,九儿从小就在朕的别苑长大,最近才回宫。”

    皇上这话的意思,谁都明白。

    他说是,就一定是。

    战倾城靠在椅背上,连皇帝都敢斜睨!安宝的小心肝咚咚跳个不停,既觉得眼前这位公子,仙子迷人,又怕这公子真的将皇上给惹怒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天子君威,也是不容挑衅的。

    凤穹苍眯起眼眸,虽说对他确实很欣赏。

    但,如安宝所想,天子的君威,也不能让人随意践踏。

    “战倾城,你如此藐视皇家威严,难道,就真的不怕朕治你的罪?”

    他脸色略带苍白,凤穹苍一看就知道,是受了很重的很伤。

    不管他从前有多厉害,如今受了伤,又进了他的皇宫。

    他要是让人将他拿下来,这为高高在上的九王爷,恐怕也走不出去。

    战倾城始终淡然看着他,对他的威胁,似乎完全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就在凤穹苍皱起眉心,要下令将他拿下,至少挫一挫他锐气的时候,战倾城忽然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凤族如今看似国泰民安,甚至,京都歌舞升平,可事实上,凤族不仅内里四分五裂,就连边境几座城池,也岌岌可危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凤穹苍脸色微变,眼眸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举国上下,并非人人都臣服于皇上,这民间,还有另一种声音,认为皇上的皇位,来得名不正言不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“当年先皇在世的时候,册封的储君是四皇子,也便是如今的夜王爷。”

    战倾城的手落在椅子上,长指在古木扶手上轻轻划过。

    那般的漫不经心,那般的风轻云淡!可他说出来的话,却让凤穹苍脸色阴郁,也让安宝腿一软,差点没站住。

    “先皇忽然大病,之后,传国玉玺落在皇上的手里,四皇子不知所踪,皇上登基。

    两年之后四皇子回来,被册封为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之后的夜王爷,就像是傀儡一样,任由皇上差遣,无时无刻不在为皇上出征,血溅沙场。”

    战倾城盯着他,目光倏地变得森寒。

    “堂堂储君,如今成了皇上的杀人工具!当年拥护储君,对先皇忠心耿耿的部下们,能甘心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