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给我一张复活卡 >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能与世界对话

《给我一张复活卡》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能与世界对话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奥尔法,叶仁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“席露丝,冷静一点”,奥尔法苦笑道。

    叶仁走了还没几天,席露丝就像是丢了魂似的,每隔一会就问一句。

    担心叶仁的不止席露丝,奥尔法同样很担心,只不过没有表现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心里早已做好觉悟,如果叶仁在外面遭遇不测,他也就不再坚持骑士精神,那种的世界不需要存在!

    “席露丝,你休息一下吧,你健康值都掉到5o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奥尔法,你说叶仁还会不会回来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豪盟工作室。

    遗世从游戏舱出来,心神疲劳揉了揉太阳穴,红尘真不省事啊,就那么一会时间,居然跑去亡者之渊,还误入了最深处。

    他懒得去管了,任由红尘折腾,等红尘从亡者之渊死出来,长个记性。

    客厅,砖头和羽业在厨房忙活,明月和萝莉控在客厅看动漫,还特么是子供向动漫,两人看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遗世来到客厅坐下。

    “遗世队长,你终于出来了啊”,明月立马八卦的凑上前来:“说说,上午艾米莉亚公主找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遗世闭上眼养神。

    明月却不嫌无聊的在遗世耳边叽喳:“昨晚遗世队长率领我们英雄救美,艾米莉亚公主是不是表达了仰慕之意,想招你入赘做国王?”

    “入赘你妹”,遗世一把推开明月的脑袋:“第二王女只是找我表达谢意。”

    “表达谢意表达了一上午?我可不信”,明月一脸暧昧碰了碰遗世:“说呗,别不好意思,就算是游戏中的恋爱对象,那也是白富美啊,是值得骄傲的事。”

    遗世深吸口气:“第二王女向我出邀请,让我们进王都做今堂护卫,贴身保护她。”

    “好机会啊,可以去王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傻啊,这么好的机会你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“豪盟的目标不是去做个护卫,而是冲蚀乐园第一工作室,第一公会!”遗世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矛盾啊,等队长你把艾米莉亚公主泡到了,我们豪盟不就是冲蚀乐园第一工作室了吗,到时我们话,谁要是不听,就把他赶出境内。”明月恨铁不成钢道:“哎,遗世,你这一步鲁莽了,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懂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下午我就让第二王女把你驱逐境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果然有猫腻”,遗世眨了眨眼睛,一副我懂得的表情:“今天一上午不见艾米莉亚公主,你们去幽会了?”

    看着遗世越来越铁青的脸,萝莉控赶忙拉住明月:“明月,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说下去了,你的工资已经剩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明月却是没有一点收敛,疯狂作死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直到砖头做好午饭,遗世才得以解脱。

    饭桌上,遗世说道:“第二王女去南境赛区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”砖头问:“因为刺杀的事?”

    “有一部分原因”,遗世道:“不过她原本就打算在三个赛区间来回主持,现在只是提前去了其它赛区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王女为何做到这种地步,尤其还是在刚经历了刺杀,我认为这个王女会是上勇王选某种隐藏条件的关键人物。”羽业表自己的看法。

    砖头道:“南境赛区是帝龙的主场,要不要请他们帮忙观察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,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,她只是一个逼迫自己成为好国王的可怜人。”遗世脑海浮现出第二王女对自己展现出的脆弱。

    “这就护妻咯。”明月起哄。

    “砖头,明天开始不用准备这人的饭菜,他已经没有工资可扣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陈封从电脑前离开,顶着厚重的黑眼圈,从刘博士那里拿来资料后,他就没休息过。

    终于,让他现了一条可能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以《宇识海》当时的保密性质,就算是死人了,也不可能闹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根本资料上的内容,警方赶到时,游戏连接器就已经登不进《宇识海》,那么警方是如何锁定宇识海这款游戏的?

    警方几乎是第二天就把宇识海锁定得死死的,是其他宇识海玩家在电视上看见死者房间的宇识海连接器觉不对,向警方举报了宇识海?

    不,每个宇识海玩家拿到的连接器都不同,宇识海的开商可谓是谨慎到了极点,却还是被迅揭露出来。

    陈封打开自己的所有交际圈,终于了解到,当年妹妹的事情,最开始是通过一篇文章在网络上报导。

    在这篇文章表出来前,妹妹死亡的事情还没在电视上报导。

    细思极恐,陈封只能想到一种结论:写这篇文章的人是宇识海开相关人员,是杀死妹妹的凶手之一!

    那篇文章表后不久就删除了,无迹可寻,只有少数人看见,本没当真,结果第二天各大媒体就开始大肆报导宇识海的事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有人向媒体检举了宇识海。

    现在那些报导也全都被删了。

    陈封托关系找到那些媒体,得到的答复都是同一个:跟风报导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最初的源头是谁!

    他没有放弃,在网上高价悬赏当年相关消息。

    当年很多信息现在都查无踪讯,警方或许掌握了什么信息,但绝对不可能透露给他这种普通市民。

    在电脑前守了不知多久,终于得到一条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【十一年前,有一篇文章叫做「我能与世界对话」的文章,文章的内容与宇识海事件那篇文章的内容想要表达的主观相似,我怀疑是同一个人所写,你可以去找那篇文章的作者】

    这样一条私信,让陈封看到了希望,又是一通动员人际关系,他获知了那篇文章的作者名:你相信世界是活的吗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对应的是当时一个闹剧性的新闻,一个小女孩在马路上见人就哭着说:“世界在跟我说话,我好痛苦,救救我!”

    文章大胆认可小女孩说的是真话,描述一个急需帮助的世界与一个痛苦的女孩之间交流。

    很是巧合的是,刘博士曾用这篇文章做过分析演讲,以刘博士的身份,要用别人的文章做演讲,是一定会获取原作者的同意。

    刘博士可能认识这人。

    想到这,陈封给刘博士拨去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拨通,传出刘博士的声音:“喂,小封,你查到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陈封开门见山问:“博士,你当年用过一篇名叫「我能与世界对话」的文章做过演讲,请问你有那个作者的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“哦,那篇文章啊,写得很有深意,你问作者的联系方式做什么?我也没有,我是在评论留言获取作者的授权,对方似乎不愿透露联系方式,我只知道,那篇文章作者姓柳,是对方在评论里回复我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