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> 枭门邪妻 > 第七十二章 断发

《枭门邪妻》 第七十二章 断发

    她看得出来,李月现在看着是有些不正常,可她的眼神却很清明,说明她很清醒,她只是在发泄,发泄着她心中的不满,而等她发泄出来以后,等待她的也许是新生

    听到阎离的话,肖风心中虽然仍然担心,但还是忍下了,只是看着李月时,眼神充满了心疼,他多想告诉她,别这样,他爹不心疼她,他心疼,只是这样的话,他现在还不能说,也许,真如阎离所说,让她发泄出来更好一点

    中年夫妇看着李月这样,心中更是担忧,中年男子心中是真的怕了,他叫道“月儿月儿,我可是你的父亲,你不能杀我”

    “闭嘴,我才没有你这样的父亲”李月狠狠瞪他,语气尖锐,中年男子吓了一跳,第一次见这女儿这样,竟是真的被震住了,不敢出声

    别说他们了,就连王扬他们都有些惊讶,但他们却不是害怕,而是替李月感到愤怒,她一向善解人意,能让她这样疯狂,可想而知,她心中有多痛苦有多恨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对她的,换成别人她可能还不会这样,可那样害她的,是她的亲生父亲,这对她而言,是真的很不好受吧

    “父亲哈哈,你是畜生,我才没有一个畜生父亲,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,已经够我杀你无数次了,你说,除了你是我父亲这个理由,你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不杀你,只要你能说出来,我就放过你们”李月看着他们,不屑的说道。

    若说在今天之前,她还对他有些父女之情,还对他抱有过期待,那么现在她对他只有恨,再没任何的感情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后,中年男子瞪着眼睛看着她,却是说不出话来,因为,除了他是她父亲这一点,他是真想不出任何一个理由,若是他曾经对她有一点好,他还能厚着脸皮说出来,可他想了想,却没有找出一个地方来,这一刻,他终于有些悔恨,若他能曾经能对她好一点,如今他也不至于会弄到这个地步

    看着他那样,李月嘲讽的笑了“看吧,就连你自己也说不出理由,多可笑,你说,你这样的配称有之为我的父亲吗,所以,你不是我的父亲,而是我的仇人,一个害了我母亲的仇人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愣愣无言,但看见她眼里的杀意之后,他是真的害怕,他不想死,他是真不想死,于是他开求饶“月儿,我错了,为父错了,为父不该这么对你,你就放过我这一次吧,我以后会对你好,我不逼你嫁给晋王了,月儿”

    黄氏也在一旁求情,早已没了之前的嚣张样,此刻什么富贵,什么好处都已经被他们给抛之脑后,没有什么,比他们留着一条命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晚了”李月冷冷的说道,她对他这个父亲早已绝望,如今他的认错,对她没有任何效果。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夫妇脸一脸绝望,而李月却是像他靠近,他们不自觉的退后一步,正被王扬几人给拦了下来,这一刻,他们心知他们是死定了

    李月不知从哪拿来一把剑,就在众人都以为她是要杀那两人的时候,她却是割下自己一缕发丝,扔在中年男子面前“身体发肤受父母,今日,我李月断发断绝父女关系,从此你我再无关系”

    中年夫妇看着她,为她的果断吃惊,而心中更是疑惑不解,既然都要杀他们了,断不断绝父女关系还有必要吗

    而阎离却是眼神一闪,心中猜到了什么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,李月冷声说道“你们滚吧,你们这样的人,杀了你们,简直就是脏了我的手,从此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滚”

    最后一个字,她是吼出来的,然后一口鲜血吐出,人就倒了下去,肖风赶忙扶住她“月儿”

    阎离替她把了脉,确定她只是气急攻心,情绪转变太大才晕了过去,并没有什么大碍之后,便是松了口气,转身看向那对夫妇“还不快走”

    既然李月都已经放过了他们,阎离也没打算杀他们

    本以为死定了,没想到却有这样的转折,两人面色狂喜,爬也似的往外跑去,顺便叫走了那几十个他们带来的大汉

    “这样的父亲,真是让人唏嘘”王扬忍不住鄙视,这一刻,他突然有些感叹,虽然以前父前总骂他,但现在想想,自家老子对自己还是挺好的

    “要我看来,根本就不应该放过他们,你看那男人,李月饶了他一命,他却只顾着逃,连自己女吐血晕过去了,都不曾多看一眼,可见他心中对李月真是一点父女情都没有,他们真是为她感到不值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刚刚那个男人还一心保证会对李月好,简直就是个笑话。

    他们如何看不出来,李月说是怕脏了自己的手,不过是下不了手罢了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我不信换了你,你真能这么绝情”阎离看他一眼,嗤笑道。

    的确,若换成他们,也未必真能狠得下心,哪怕再恨也不行

    杨叶沉默了一会“那也不该这么轻易放过他们”

    “要教训他们还不简单”阎离看着那对夫妇离去的方向冷笑一声,转身进了李月的房间

    而听到她的话,王扬和杨叶却是眼神一亮,是啊,以他们能力,想要教训他们还不容易吗,想到这,两人对视一眼,然后先把这事给放下了,转身跟在阎离后面。

    “那晋王那里怎么办,他既然看上了李月,想必不会轻易放弃”房间内,李月已经悠悠转醒,杨叶说出了心中的担忧,那对夫妇是赶走了,可却还有一个晋王

    想到这,李月也是心中担忧,可却是毫无办法,阎离在一旁笑道“放心吧,他竟然让那对夫妇出面,想来也是不敢强来,我们只要暗中防着点就好”

    “嗯,这些天我也派些人来保护你的安全”杨叶也说道,他父亲生前留下了一些势力给他,此时到是可以派上一些用场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父母与晋王爷有些交情,等会我会亲自去找他谈谈,他应该会给我一些面子,不再找月儿的麻烦”这时,沉默的肖风说道,到没有他们这么担忧

    这到让他们惊奇了,看他一副很有把握的样子,大家也就不再说什么,毕竟,他们这些人里,最担心李月的非肖风莫属,他竟然这样,那肯定是把握很大

    “那好,这事就交给你了”杨叶点了点头,把表现的机会给了肖风。

    而这时,李月也看向了肖风,目光中闪烁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阎离三人对视一眼,退了出去,把这里留给了两人

    出了这事,几人自然也没心情去喝酒,把这里做好善后,他们便各自离开了,阎离去了摄政王府,却发现,玉瑾虚不再自己的寝院当中,她失望地回自己的房间准备休息。

    等玉瑾虚回来的时候,已经晚上时分,阎离正在看着这个时代的历史,这本书是她刚刚无聊去玉瑾虚的书房找出来的,正好给来打发时间

    听到动静,她眼神一亮,心知是玉瑾虚回来了,于是她往外走去,然而还未看到他的人,却先闻到了一丝血腥味,她心一紧,又加快了脚步,直到看到他安然无恙的的坐在他房间中的桌案旁,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玉瑾虚已经向她看来,对她点了点头“回来了”

    “嗯”阎离点了点头,目光却在打量房间中的另一人,平日在玉瑾虚身边的,要么是风煞要么是云煞,但今日这人却不是他们两人,而且从对方身上她感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

    见她的目光一直都在血煞的身上,玉瑾虚目光一沉,看着阎离“过来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阎离很听话,快步向他走去,玉瑾虚却把一个盒子递给她“打开看看”

    阎离疑惑的看他一眼,带着不解的心情打开盒子,却发现全是一些铺子的文书,她惊呼“啧啧都是钱啊”

    “收好,这些以后都是你的了”玉瑾虚掩饰掉眼中的笑意,轻描淡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的”阎离瞪大眼睛,以为自己听错了,而面对她的震惊,玉瑾虚却只是点了点头,仿佛给出的那些东西只是无足挂齿之物

    见玉瑾虚点头,阎离心中喜欢,但却并不是因为这些银子,而是因为玉瑾虚的心意。

    她想起,今日她向七王爷要钱的时候,玉瑾虚问她是不是缺银子,她回答他是,当时他没说什么,没想却是放在了心上,回来便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简直就是太可爱了

    阎离毫不掩饰她的喜意,哈哈笑出声,随后却是把这东西给放了回去“玉瑾虚,我很高兴,不过不是高兴你给我银子,而是高兴你心里有我”

    阎离再一次在玉瑾虚面前说他有她这样的话,而这一次,玉瑾虚却是没有反驳,而是默认了她的话,阎离更是压抑不住她心中的喜悦,呵呵呵的傻笑起来

    “咳咳,这些东西你还是收回去吧,我并不需要”她是需要银子,可她需要银子是要发展自己的势力,慢慢的变强自己,所以她不需要他给这些,如果那样,自己又何曾不是还在靠着他,这不是她想要的

    阎离虽然没有明说她的意思,但玉瑾虚看着她,却明白了她的想法,于是他也没多说什么,只轻轻的应了一声“好”

    然后就把那盒子收了起来,多劝一句的话都没有,阎离却很高兴,很高兴玉瑾虚能这样懂她

    但下一刻,她又说道“虽然那些东西我不要,不过你可要替我保管好了,不准给别人,将来你的东西都是我的”

    见她这副霸道的模样,玉瑾虚眼中却是闪过笑意,对于阎离话里的意思,他也没有动怒,而是点了点头“好”

    见状,阎离满意了,心中甚是喜悦,如今,玉瑾虚对她的心意也是越发明显,几乎到了毫不饰的地步,这对她而言,可是比任何事情都要值得她高兴的事情

    血煞在一旁听着阎离说的那些话,忍不住吃惊,这个女子竟敢那样说,直说主子的东西都是她的,可更让他心惊的是,主子对她的态度,竟已经包容至此,看来,果然如风煞他们所说,主子对这姑娘是不一般,这何止是不一般,简直是到了纵容的地步

    不过,他对阎离却并不厌恶,相反很欣赏对方的直接

    不只如此,他还挺佩服她,刚刚主子给出的那些东西,可是价值连城,如此一大笔财产,这阎姑娘却是毫不心动,可见也是心性非凡,这世间可不是谁都能像她这样,面对那样大的一笔财产而不心动

    对于这阎姑妨娘,今日他已经听风煞他们提起过,更知道她还是他们主子的救命恩人,因此,他对她可是好奇的很,一直想要见见对方。

    而对方,果然也没有让他失望,不愧是主子看中的人,也难怪风煞和云煞两人对她那样赞赏

    他打量着对方,总觉得这阎姑娘有些熟悉,似乎是在哪见过,盯着阎离的脸看,却是引来了玉瑾虚警告的眼神,他连忙行礼“主子,属下无意冒犯,只是属下看着阎姑娘,似乎是在哪见过”

    阎离挑眉,对方也有这种感觉巧了,她也有,不过,看着对方,阎离已经想到了一个人

    玉瑾虚看他一眼,说道“你托人传信给我的那个人,就是阎离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阎离只是挑了挑眉,心中已经猜到,那日她在街上,遇到一个人,让她把一样东西交给玉瑾虚,后来她已经知道那人是玉瑾虚的手下,刚刚看见他,她就有种熟之感,只是对方那日带着面具,自己并未认出,但只要一想,也就想起来了

    而血煞却是惊讶,他也想了起来,那日那人的确就是眼前的阎姑娘,没想到,世上竟还如此凑巧之事,想到这,他冲阎离抱拳,感激道“那一日,多谢阎姑娘帮忙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