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殿下万福 > 第47章 麻烦

《殿下万福》 第47章 麻烦

    日子就这么不紧不慢的过了几天。

    明溪院这边一切如常,魏漓自从知道女人想见他,每日都要暗想一下她此时被禁足在兔苑是何等的提心吊胆,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事情也正如魏漓所想,阿玉久等不见消息,一颗心真悬了。

    自从上次严公公离开之后就没人过来找她,阿玉也托了牛婆子帮她向小太监打听,结果这几天连平日里拎兔子的人都没来。

    “阿玉,你也别太担心,我看殿下就是做做样子。”

    那天的事情牛婆子也知道了,想不通为什么,只能安慰她两句。

    再次失望,阿玉对着牛婆子苦笑道,“我晓得了。嬷嬷,谢谢啊”

    她说完去了灶房,打算将屋檐下的那些柴捡进去,看外面的天『色』像是要下雨了。

    阿玉现在出不得院门,每天做着打扫院子烧水的活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先前是半芝跟牛婆子做的,如今她全全接下来了。

    翡云当初也是对阿玉不满才会将这些活安排下来,想给她小鞋穿,却一直挑不出错。

    临夜收工的时间,阿玉将那些柴捡完,外出提膳的陆千娇回来了,进门就叫大家吃饭。

    这时,东厢的房门打开,翡云气冲冲的站在门口叫道,“阿玉,下午你有进过我的房间吗”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一句话,阿玉下意识回答,“未曾。”她的确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早上才戴过的那支银钗不见了,你要是未进来拿过,难道还飞了不成”

    翡云说着,已经从门口来到灶房,她气势汹汹,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儿,蓦地便将以往的不满跟怨气宣泄而出。

    阿玉看着她的样子愕然,后退一步,蹙眉道,“我都未曾见过你的银钗,又怎知在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院子里就你在,不是你还能有谁”

    翡云已经认定,阿玉的每一句听在耳中都是辩解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我在就认定是我。你的银钗何时取下,何时发现不见先不说有可能掉在某处你自己寻不着,就算有人拿了,也不可能只在你们都当差的那些日辰里,休歇的空档都有可能,毕竟拿走一件东西也就是一瞬的事。”

    阿玉还在跟她讲道理,翡云怎么会听,目光一凛,转身就去阿玉的房间,打开柜子直接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就罢,看我将东西找出来,你还如何赖得掉。”

    阿玉见她将自己的东西扔了一地也急了,上前抓住她的手臂道,“你要是觉得是我拿的就找严公公过来查,这样随意翻找,到时我的东西要是少了,谁来担这个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双眼睛看着,你这点小物件儿,谁乐意稀罕。”

    翡云直接将人甩开,将柜子里的东西拔拉完,又去翻她的床铺。

    阿玉被甩差点摔倒,还是后面的半芝眼快,扶住了她。

    出了这种事情另三人也都围过来了,牛婆子看到这情况皱眉道,“翡云,有事你可以请示上面做主,这样随意而为之,要是东西没能搜到,你让阿玉的脸面何处安放”

    说阿玉偷东西,牛婆子是不信的。

    翡云正在气头上,怎会听牛婆子的劝,那支钗是她花了好几个月的月例钱才换来的,还指望着拿去换个好前程,这下掉了感觉以后都没有出去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才当了几个月的差,阿玉这里除了上面配下来跟赏的那些,根本也没啥东西,翡云几下就翻完了。

    她的银钗肯定是找不见的,翡云气急败坏,床底跟墙角那些地方都找了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藏在身上了”

    屋子里没有,翡云就将目光往阿玉身上放。

    满屋子狼藉,阿玉看着也是气得不轻,攥拳上前半步道,“你想搜身可以,我没有拿过的东西也不怕你搜,可要是东西找不见,你当如何”

    “哼,你自己此时就带罪禁足,还有胆儿来反驳我了,果真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翡云的眼中鄙夷非常,如果此时的阿玉没有身陷囹圄,她也不会做出这般冒失的举动。还不是看见她一直没有被收用,禁足于此还被严公公责罚,如此想来她会不会走出这里还不得而知,何必对她客气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有罪又不是你说了就算。再者,去污蔑一个带罪之人你就不用担责吗我要找严公公说说,看这府里还有没有说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阿玉也不怕她,两人就这么扛上了。

    翡云想象不到明明都被禁足了还这么嚣张,直接就气笑了,指了指掉地上那些衣物道,“你还想找严公公说理好啊,你倒是说说你的衣裳怎么少了两套,我可是清楚的记得上面赏了你四套衣裳。拿着府里的赏赐居然到外面换钱花,你好大的胆儿”

    翡云就像是抓到把柄,怒目指着她,“谁帮你将东西传出去的噢,是那个小厮吧,说是要帮你带信那位,没想到你还跟他有勾结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愈说愈忘乎其形,阿玉震惊,同时也有些被吓着,因为那两套衣裳的确给她拿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翡云,你不要将无辜的人牵扯进来,秦大哥好心帮我,轮不到你这么污蔑人。”

    阿玉自己受罚无所为,可不想再去牵扯无辜。

    “我污蔑人”翡云冷笑,“你出不了院,我就问你那两套衣裳哪里去了”

    “前些天我心情不好,给烧掉了。”

    反正有什么罚她自己全全受下,当初会拿回家去也是这么想的,大不了一死,死了什么都没有了,只不过没死成。

    “烧掉了这么愚蠢的话留跟严公公说去吧。”

    翡云拔开阿玉,直接走了,听她的口气是打算去告状。

    阿玉看着她的背影,内心愤慨难当又夹杂着一股背脊发凉的后怕。

    “你别太担心了。上面赏下来就是你的,烧了就烧了。”牛婆子还真信了阿玉的话,开口安慰她。

    阿玉连笑一下的心思都没有,去堂间端了饭菜窝进屋里。

    东厢那边,翡云饭也没吃,一心等着外面来人,好将刚刚那件来情捅出去。

    陆千娇刚刚围观的时候一声未吭,此时倒是劝道,“我看这事还是算了吧,钱财是身外之物,没有了还可以再攒。她现在关在这里没什么,我就怕有出去的那一天。脸要是撕破了,根本无法回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