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殿下万福 > 第46章 小脾气

《殿下万福》 第46章 小脾气

    严公公这话愈说愈是吓人,阿玉那敢报,哆嗦着都不知道要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她个人怎么样都无所谓,牵扯到家里,她是乱了心神,根本不知道要怎样应对。

    严公公看着她的样子直接拍桌,“真是胆儿肥,不报也罢,我差人去查便是。只不过到时真有点什么事儿,那就得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严公公须发皆张,面上凶巴巴,内心却是郁闷得要死。他何时做过这种事,一个下人不听话有的是手段让对方求饶,现在却要崩着一张脸“讲道理”,让人何等憋屈。

    随着拍桌的声响,阿玉的身子跟着一抖,然后直接就跪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公公,我白玉一人做事一人当,你抓我去惩戒所吧,什么样的处罚我都接受。”

    阿玉也是没辙了,跪在地上弓身稽首。

    严公公现在可不敢受她的大礼,立即从长凳上站了起来,见她如此死板,真不知道要如何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咳。成,不说便罢。”

    他衣袖一挥,就准备带人走了。

    阿玉却慌了神,想到刚刚他说派人去查就罪加一等的话,她也是怕的,怎敢真的不听,立即就将家里的情况说了出来,说到家里有几口人的时候,泪水直流。

    这些事她说是说了,却愤概难当,默默将那个卑鄙无耻,下流龌龊的登徒子良王骂了百八十遍。

    阿玉不傻不蠢,从周公公上次带人上来只是吓一吓她,那人什么意思她就很明白了。

    为人奴婢,一条贱命,她也算想通了吧,可这人向她家人伸手是个什么意思?

    想以此来掌控跟威胁她么,这也太卑鄙了。

    “严公公,我已卖身,生死皆与原家无关,还请不要为难他们。”

    阿玉说完又瞌上头了,严公公赶紧让开,“嗯”了两声道,“这个嘛,为不为难也不是我说了算,你要明白这个道理,求人也得有个方向。”

    事情总算是有点进展了吧,严公公觉得自己已经说得相当明白了,这小丫鬟要是再不知道怎么做,他也没法子。

    此时,他还清晰记得周公公的话,“殿下这回开了窍,就是小丫鬟先前做下的事让他拉不下脸。吓吓她是假,我看殿下的目的就是想让她主动求好。”

    周公公的话严公公非常认同,别看主子英明神武寡言面冷,到底也是刚过弱冠之年的男子,没跟女人相处过,使点儿小性子也正常。

    严公公说完见地上的小丫鬟有些呆滞的样子,带着人又走了,只不过去到门外却是站着没动。

    院子里,其他几人都在。

    严公公一大早带人过来,刚刚她们都被挡在外面,虽隐隐听到一些,但据体什么事情并不得而知。这下见阿玉跪在堂间地上,严公公正容亢色,心里都有些不太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先前还说那阿玉很快就会走出这里,想来事情并无想象中那般顺遂。

    要说良王堂堂一方藩王,被人当众打了巴掌还能下手收用,那才真的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严公公。”阿玉从地上站起来了,去到门边行礼道,“公公可否帮奴婢传话,奴婢,奴婢想亲自向殿下请罪。”

    为了家人阿玉什么都豁出去了,不就是向对方摇尾求饶么,她做得。

    严公公眉头飞挑,转头对着阿玉一幅为难的样子,“殿下可不是你这种小丫鬟能随意见得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明白,还请公公看在奴婢诚心诚意的份上,帮奴婢传个话。”阿玉继续,她清楚严公公想要这些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严公公颔首,“话都说到这份上,我可以传个话,见与不见看殿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这话带着人离开,阿玉目送跨出堂间,院子里的另几人都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阿玉,可是严公公那边为难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牛婆子看见阿玉眼眶红红的样子很是可怜,关切的问她。

    阿玉摇头,“嬷嬷,没事的。”她说着就回了房间,连早饭也是半芝给她送过去的。

    那厢,严公公离开直接就去找周进,将情况添油加醋的说了说。

    “她既然要见殿下,想来也是通透了。不过这事儿不急,好好凉一凉,省得到时又傲娇。”

    严公公点头,想了下又低声道,“殿下那边?”

    “殿下正使着小脾气,心里掂记,拉不下脸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两个老家伙心领神会,感觉已经将主子的心思猜透了。

    明溪院书房,魏漓今日无政事,去完练武场在这儿看书。

    说是看书,实则心中有事,也就是装装样子,一个字都是看不进去的。

    周进端了两碟茶点进门,不想打扰他本想退出去,就见主子放下书卷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可有事?”

    周进这回一点不识趣,居然闭口不谈。

    魏漓挥手让他出去,他的确不能那么急切,好似总想着那女人一般。

    于是就这么熬了两日,周进总算是开口将吓人的差事汇报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那小丫鬟听闻要查她家里人,哭得像个泪人儿一样,跪在地上怕得发抖,还说一人做事一人当,求严公公带她去惩戒所呢。”

    周进笑眯了眼,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儿。

    他说完看向坐榻上的主子,结果就见自家殿下眼神并不是太好,蓦地噤声了。

    差事是魏漓亲自安排下去的,此时听到她痛哭流涕,还跪地求饶,却并没有预想中的那种畅快跟舒爽。

    魏漓默了默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周进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继续。”

    他将眼中的情绪敛去,转头端起一盏茶,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冷峻。

    周进“噢”了声,轻轻咳了咳道,“殿下,她想当面跟你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…”

    魏漓的眼神明显亮了,嘴角微微翘起,想到那女人匍匐在自己脚下,想要的畅快跟舒爽感骤然来袭。

    “殿下,是否要安排?”

    周进看着他,还在等回答。

    安排肯定是要的,不过……

    魏漓转身,冷冷道,“我还不想见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晓得了。”

    周进抿唇,再看向自家主子,就像是在看一个耍脾气的小孩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