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殿下万福 > 第45章 原来就是“它”

《殿下万福》 第45章 原来就是“它”

    “千娇,我这儿有些银钱,你帮我跟何妈妈说说,帮忙给珍珠带过去,让她想办法换个差。”

    翡云是个心好的,她跟珍珠出自一个人牙侩之手,俩人一路走来相互帮衬良多,在翡云心里珍珠还救过她的命,如今换作珍珠受难,她自然想尽心尽力的帮帮。

    在这件事情上,以往6千娇都会想办法帮她,这次却是摇了摇头道,“翡云姐,这事算了吧。我知道你跟珍珠两人情深义重,可如今这情况,过不了几天那边房里的人说不准就成殿下的女人了,要是知道这事,小心眼起来咱们俩都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阿玉被罚禁足,这事情谁也没料到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了堂堂亲王的脸,换着别人当场就应该死了,她倒好,拖到现在只是被禁足。

    这事不用多想,殿下看上了她,所以才能留下一命。

    6千娇妒忌得狂,对翡云痛心愁眉,一副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翡云没有想那么远,闻言倒是怔了怔,“她那种人……”

    阿玉那人表面谁也是挑不出错来,如若是以前,翡云不会对她有什么看法,可而今却是不同了。

    想想珍珠的处境,自己在这待了这么久也没得过谁的眼,她一个新来的,还动手打了殿下,却到了青睐。

    她凭什么?

    就因为样子长得好,那也太不公了。

    翡云愤恨难平,心里那些话也知道说不得,倒是默默闭嘴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样子让6千娇心痒难耐,吃了点东西又道,“我跟她是一起从外面采卖进来的,那人心眼小我先前就知道。如今在这儿当着小丫鬟还说使不了啥手段,等飞上枝头,别说珍珠,曾经得罪过她的那些人多半都不会好过。翡云姐,你现在做着管事丫鬟,凡事小心些,千万别惹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6千娇“好言相劝”,可翡云听完却更加不忿,丢下手里的碗道,“她那样的人,也就是一张脸长得好罢了。”

    次日,前院议事厅。

    魏漓正在查看平淮交上来的奉税清单,周进过来了,见主子在看东西,胡户使也在,默默立在远处侯着。

    魏漓抬眼看了看他,放下手里的单子道,“稍后,再议。”

    胡列会意,拱手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想到殿下这么迫不及待,周进赶紧上前,低声道,“殿下,那小丫鬟的出生时辰打听清楚了,说是卯末辰初。”

    乡下地方对于时辰也没个准数,都是看天而定,能确定到这个时间段,已经非常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卯末,辰初……”

    魏漓喃喃,手衬靠桌,撑着脑袋,深邃的眸子慢慢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时间对得上,如此,那女人的各种能力异象也就能想得通了。

    原来,她就是,当初那只肥兔子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魏漓抓着茶几站起身,又笑得弯腰。

    他的样子欲尽癫狂,一旁的周进完全看懵了。

    “殿下?”

    他刚刚到底说了什么,殿下为何会如此?

    魏漓沉浸在内心无法言语的兴奋中无法自拔,他也顾不得失态,等笑累了才在椅子上坐下来慢慢平复。

    “周进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在。”周进凝神,瞪大眼睛,一瞬不眨的盯着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,禁足了?”

    “是,老奴昨天早上就过去安排了。”周进回话,想到自己昨天弄的那一出事,又小声道,“殿下,老奴,老奴昨儿自作主张,稍稍敲打了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听到自作主张魏漓蹙了眉头,可后面他的目光又闪了闪,问道,“怎样?”

    “呃,老奴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周进将昨天自己抬刑具过去吓人的事情说了,魏漓听闻那女人吓瘫了,嘴角含笑,心情莫名舒爽。

    “殿下,那小丫鬟胆子太大了,我实在是气不过,就,就吓了吓她。”

    周进还挺忐忑的,想着主子会不会训他,就见魏漓凤目斜睨,淡笑道,“甚好。”

    “啊!是。”周进摸不着头脑,只管点头。

    魏漓眸藏星光,若有所思,片刻又道,“让暗三,半芝,来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暗三来去方便,魏漓直接在议事厅见了他,安排了什么不得而知,周进当时也在外面。

    半芝是晚上来的,神不知鬼不觉就跪在魏漓房间的窗下。

    那时魏漓正在榻上喝消食茶,见人来了放下茶盏,默了会才问道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殿下,院里另几个……”

    半芝正要将暗地里调查兔苑那几个小丫鬟的情况提一提,就见魏漓摆了下手,淡道,“她。”

    半芝顿了顿,很快明白,回道,“这二日被禁院内,每日打扫烧水做些杂活,心境平静,暂时未见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噢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平静是想到自己不打算将她怎么样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魏漓便莫名其妙的不爽,先前不知道她是那只肥兔子也就罢了,可现在知道了,除了刚开始的爽利,而后只感憋闷。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她,自己怎会落到这幅田地,做不成狼王来到这世上做人,还要是一个憋屈的六皇子身份。

    这一切都是拜她所赐,每每想起恨得牙痒。

    魏漓挥手让半芝离开,之后摇铃招了周进前来。

    “殿下,可是要安置了?”

    魏漓摇头,“你,继续去,吓她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周进恍恍惚惚,看见主子自顾去了浴室也是没有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殿下这什么意思,不打不杀就是要吓,这让他摸不着头脑啊!

    周进皱紧眉头来回踌躇,之后双掌一拍,给主子送完衣服找严公公去了。

    隔天,阿玉刚起不久,严公公就带着两个小太监过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都目怒凶光,神情严肃,在堂间的桌上摆上一张纸,让阿玉将家里的情况报上来,包括有多少口人。

    阿玉一听当场就快要吓晕了,立即问道,“公公,要这个做什,我,我家人都是良籍,只有我才是奴籍。”

    小丫鬟一双杏眼水眸瞪得大大的,可惜严公公看不到,还是拉着一张长长的脸,冷哼道,“都是上面的意思,问那么多做什,赶紧报上来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