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帝道独尊 >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得开天笔!

《帝道独尊》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得开天笔!

    血腥画面,触目惊心!

    苏炎脚踏仙天和,踩碎了他的胸膛,仙族十大英杰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虚仙境的苏炎,强横绝伦,同代罕有敌手!

    仙天和固然强横,可终究不是虚仙,失去诛仙剑仿品的他,根本没有力量和苏炎较量,无论是元神,肉身,还是不朽物质,苏炎足以碾压仙天和!

    仙族十大英杰又如何?只要不是虚仙,苏炎又何惧之!

    只不过他道出的一句话,让后者浑身的汗毛根根炸立,内心充实着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仙鸿德是你杀的?”

    他指着苏炎,嘴角颤抖,这句话对他的冲击力太大了,仙鸿德是谁他岂能不知道,若非仙鸿德殒落,他也得不到十大英杰的身份。

    可是这个人,说他斩杀了仙鸿德?

    贵为仙长河的亲子,仙天和自然极为清楚,当年的苏炎在战台之上毙掉了仙鸿德!

    毕竟,玄黄宇宙一战,仙长河也去了玄黄宇宙,作为他的亲子,仙天和对于内情了解的一清二楚,当年的仙泰然都差点被苏炎给逼疯。

    可是苏炎已经葬身在了黑暗当中,甚至整个玄黄宇宙也被黑暗化。

    那个雄霸一个人帝榜的苏炎,他怎么可能还活着,甚至来到了不朽天域,而且踏入了虚仙境界。

    仙天和感到惊恐,怒道:“这不可能,你说你是苏炎?你有什么证据?我觉不相信那个人还活着!”

    当年仙族高层可是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将苏炎抓铺带回家主。

    那一战,仙族损失惨重,可最终还是拼死了苏炎,了了仙族一块心病。

    可是他又活了?

    仙天和不敢相信,其实他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,不相信也得相信,这是铁证的事实,他也没有必要用这件事坑骗自己。

    “砰砰!”

    苏炎的脚掌再一次抬起,踩碎了仙天和的膝盖,让他跪在天庭废墟当中,如同罪人跪在这里!

    奇耻大辱!

    仙天和都要疯掉,愤吼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惹了我,惹了仙族,你都没有好下场,你碾压我不算什么,我仙族照样有虚仙英杰,甚至还有未来的帝榜至尊!”

    “虚仙英杰,我也很想看一看,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苏炎冷笑道:“放心,不用他们找我,我会亲自找他们!”

    “你妄想,和我仙族作对,你会死无全尸的!”

    仙天和情绪失控,凄厉嘶吼:“我族虚仙,岂能是你一个低贱宇宙走出的野小子,可以与之较量的!”

    可是现在,他跪在天庭废墟中,甚至自身还是仙族十大英杰,还是老祖的亲子,这要是传出去,仙族都会颜面扫地。

    “铮!”

    这时间,阵阵剑鸣音浮现,彻响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苏炎抬起手,抓住了诛仙剑仿品,他深邃的目光盯着这口金色剑胎,掌心流淌出玄奥气息,涌向了剑胎当中!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金色剑胎发光,内蕴的一丝诛仙之气焕发而出,宛若一头浓缩的剑龙,炽盛燃烧,且顷刻之间,和诛仙剑仿品融为一炉!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仙天和惶恐,他说自己是苏炎,他相信了!

    可是苏炎又是谁?

    苏炎愣了愣,其实,这还是第一次问自己,苏炎是谁?

    他不由得感叹,骸骨到底什么来历?他和诛仙剑又有什么来历?他所掌握的传承,到底属于什么时代的传承!

    “诛天剑道。”

    苏炎呢喃,凝视着金色剑胎,这剑胎内蕴一丝诛仙剑本命剑气,可以壮大杀剑的神威,但是却无法彻底融合。

    现在苏炎以诸天剑道的奥义,直接让其融合了!

    那么苏炎在想,其实巨竹也在想,如若有一天,苏炎遇到诛仙剑的真品,是否可以控制这宗最强至宝?要知道这可是位列不朽天域十大至宝的诛仙剑!

    现如今,金色剑体蒸腾着诛仙气息,外泄出来的锋芒,动辄都能裂开人的灵魂!

    剑胎发光,连同苏炎的肉身觉醒,促使着他的气势暴涨,像是一位白衣剑仙!

    “很好!”

    苏炎满脸笑容,没想到有意外收获,他还真的缺一宗杀伐重器,寻常的宝物他看不上眼,可是这口金色剑胎,正好适合自己,足够让他如虎添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苏炎的目光,观望龙脉塌裂之地!

    “大哥留下的宝物,现在我要取走!”

    苏炎的拳头猛地一握,发出一声清啸,过程中肉身发光,宛若一个浓缩的黄金宇宙绽放,流淌出万物初始的玄奥波动!

    诵经音隆隆而鸣,化作经文一大片符号,洒落在了塌裂的龙脉之地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瞬间,塌裂的龙脉之地,崩出一条很深的时空大裂缝,像是贯穿到了另一个世界,在源头方向,有着一口古老的天趣÷阁沉浮!

    “这就是开天趣÷阁!”

    巨竹都倒吸凉气,这可是威震修炼界的绝顶至宝,号称奇门领域最强至宝!

    开天趣÷阁的价值难以衡量,此物动辄可以改天换地,号令天域时空,为天庭镇族至宝。

    这百万年以来,开天趣÷阁和天域时空融为一体,在漫长岁月当中,等待它的召唤者!

    现在苏炎来了,抓走了和时空合一的开天趣÷阁!

    执掌开天趣÷阁的瞬间,苏炎觉得整个人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真够离谱的!”

    他望着手中的开天趣÷阁,古老的天趣÷阁,看不出有多强的体现,可他像是不朽天域的一只手,被苏炎给掌握住!

    竹月欣喜,苏炎的源趣÷阁昔日在黑暗空间中生命干枯,一直以来苏炎也想再找到一枚潜能足够强的源趣÷阁种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造化弄人,他得到了传说中的开天趣÷阁!

    “开天趣÷阁,为何叫开天趣÷阁?现在开天趣÷阁可以赋予我力量,但是我却很难发挥出开天趣÷阁的真实能力。”

    苏炎惊叹,现在的他才是虚仙而已,即便是给予他世间最强的至宝,也发挥不出几丝威能出来。

    开天趣÷阁和苏炎有血肉相连的感觉,他隐约发觉到,这些血脉的共鸣!

    苏炎就像是无形中,被赋予了某种天赋绝学,对天地格局的理解无限飙升,眼力也大大提高。

    甚至从这一刻开始,他观望四面八荒,可以窥伺亿万里之遥。

    “似乎,我可以很轻易,修补好天庭断裂的域场。”苏炎喃喃自语,这东西真够可怕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....这是传说中的开天趣÷阁!”

    仙天和的瞳孔定格在苏炎执掌的天趣÷阁之上,眼珠子都红了,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!”

    他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吼,这可是被满世界仙门道统眼红的稀世至宝啊,就这样被苏炎轻易得到。

    他嘶吼,咆哮,充满了不甘!

    “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接连的打击,让仙天和受不了,心神崩溃,喷出一大口血,他的眼睛发黑。

    一口杀剑袭来,刺穿了仙天和的眉心!

    苏炎和金色剑体交融,施展出一剑斩仙道!

    金色剑体喷出一道剑痕印记,烙印在仙天和的识海当中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仙天和知道自己活不了,剑痕随时可以覆灭他,可是苏炎未曾斩杀自己,他到底还有什么目的?

    “你现在还不能死,留着你还有用。”

    苏炎已经远行,给他留下一道伟岸的背影,也有声音袭来:“给我跪好了!”

    动乱的天庭废墟,缓缓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外界盘踞的修士,都特别好奇,很想知道,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时间仅仅过去了不到十个呼吸。

    这一日,凄厉的惨叫声,从废墟深处传递而来,炸响在他们的耳中。

    他们都胆寒,这声音充满着怨毒,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仙天和只能哀嚎,说不出一句话出来!

    剑痕压在他的灵魂之上,随时可以覆灭他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一只大手从废墟中打来,震飞了盘踞在外界的一众修士。

    至于唯一的真仙,也被震慑的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苏炎从废墟中走出,临走之前看了一眼,随即喃喃自语:“我......还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当红日西坠,夜幕来临。

    天庭废墟,来了几个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领头的是一位女子,肌肤本就雪白晶莹,穿着黑色长裙,将其衬托的妖艳绝世,如黑宝石透亮的眼眸,闪出两团炽烈光火!

    “废墟为何异动?”

    女子呢喃,她美艳绝色,眉心有一道火焰印记,生的是妩媚动人,红唇鲜艳,像是一位女妖精,惑人心魂。

    天庭废墟之变,附近古城已然轰动,据说仙族十杰之一,久久不归,很可能遭遇了变数,引起了动静很大!

    “我要进去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黑裙女子的身边,站着一位乱发披肩的高大男子,他少言寡语,浑身武道气息弥漫,充满了强大的压迫感,就像是一头沉睡的武神!

    如若苏炎再次肯定极为震动,因为他是羿袁。

    “仙族的人来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身后,跟随着数位气息强大的长者,带着他们急速撤走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仅仅半柱香的时间过去,远方世界,激荡而来一重重能量浪潮,轰击的广阔的废墟地带,都在摇颤!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孤魂野鬼复活了!”

    仙族来了数位真仙,神情冰冷,注视着破败之地,残冷道:“难道又有什么不开眼的修士,在这里祭奠亡灵,这种人我仙族杀了不知道多少了,现在也不差几个。”

    他们听到了各大古城疯传的消息,当即赶来。

    甚至也有一些同行强者,也想入内一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