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七界之都 > 第四十一章 古老的历史

《七界之都》 第四十一章 古老的历史

    “从十五世纪中期诞生的那一刻起,差分机就一直在潜移默化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,进而改变着这个世界,但最初的一百年,它的功能还很原始,能做到的事有限,在绝大多数人眼中,它只是一样神秘的工具,和一把钳子一支镊子没有本质区别,而且和自己没什么关系。”尼古拉斯教授从餐桌旁起身,踱步到平台边缘,望着城市的夜景说道,“但有一批学者,从原始简陋中看到了这件工具的无限潜力,为此,他们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对差分机的研究和改良之中。这不是什么容易事,因为这项工作不仅要消耗巨大的财富,要花费漫长的时间,而且还不被大多数人理解,被认为是浪费资源和财富,荒废自己宝贵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这些学者没有放弃,通过游说,他们获得了十三个中古家族的支持,这十三个大贵族家族站在他们背后,给予他们不遗余力的支持,财力,物力,人力,要什么就给什么,几乎是不惜代价。”

    “最终,在双方的努力下,学者们的研究取得了惊人的成果,一百年的时间里,差分机被不断改良,功能越来越先进,影响范围也越来越大,从最初一件单纯的计算工具,影响范围逐渐扩大到了每一个领域,毫不夸张的说,那段时间里,每一年世界都在发生着颠覆性的变化。到了十六世纪末期,人们忽然发现,自己的生活已经无法再和差分机分开了,工业,农业,甚至手工业,一切都和差分机息息相关,地上的蒸汽车,天上的飞艇,还有人们用来保护自己强化自己的蒸汽甲,每一样都是差分机的发展带来的成果。”

    尼古拉斯转向大教堂的方向,目光有些迷离,像是看到了什么一样,用梦呓般的声音说道:“在这一百多年中,无数学者不顾一切的投身于研究和改良,大多数学者只是让学术的根基更加扎实,但其中有十六位学者,踩着同仁打下的基础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”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顺着尼古拉斯的目光,乌鸦仿佛看到了教堂门外那十六尊青铜雕塑,“十六圣徒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他们。”尼古拉斯教授点了点头,“到了十七世纪,井喷式的发展结束,关于差分机的学术研究进入一个平稳阶段,世人对于差分机的热情也渐渐淡了下来。但是,学者们知道,差分机的潜力还远远没有挖掘到尽头,就像一个巨大的宝藏,等着人们去开发,但人们都是健忘的,如果任由世人的热情褪去,恐怕用不了几十年,世人对相关学术研究的看法就会回到最初,学者们又只能孤军奋战。不能容忍,绝对不能容忍,换成你们两个,你们会眼睁睁看着事情走到那一步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能?”乌鸦耸了耸肩,轻飘飘的说道,“我和你们不一样,我不觉得我有义务帮别人提升智商,尤其是那些蠢还自以为是的白痴。”

    尼古拉斯张口结舌,发现自己对乌鸦这样的人居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又不能强求统一,你们学者的想法,肯定和我们这些普通人不一样啦。”乌鸦浑不在意的说道,“所以说,为了不至于回到原点,他们就用了一点小手段。”

    “对,一点小手段。”尼古拉斯自嘲的笑了笑,“于是,以第一代差分机为图腾,以差分机所象征的科学和研究精神为崇拜对象,以十六个已经逝去的优秀学者为圣徒,钢铁教会建立了。当时绝大多数差分机研究学者都集中在钢铁教会,可以说钢铁教会掌握着那个时代的科技权威。先进的技术自然会引来所有国家的觊觎,但钢铁教会的科技力量强大,再加上十三个已经成长为庞然大物的神圣家族支持,那些贪婪地国家根本无法和教会抗衡,只能选择承认钢铁教会的信仰,换取技术方面的支持,而那些顽固不化的国家被教会切断了技术供应,很快就因为科技落后,被其他国家吞并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发展了几百年,钢铁教会逐渐成为了所有国家的共主,就连国家兴衰,王权更替,都会受到教会的影响。因为教会始终牢牢控制着差分机的相关科技,再加上教会里的圣职人员都是一些资深学者转职而成,没兴趣过多干涉世俗权力,各国也渐渐适应了在教会的影响下生活,双方形成了一种和谐共生的良好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挺好吗?”乌鸦说完自己先失笑摇头,“暴风雨之前总是宁静的,呵,世上的事其实都差不多,总有一些人不满足于已经得到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他们也有充分的理由,呵,我们的国家,为什么要服从你们一个教会的指挥,即便只是名义上的从属。”尼古拉斯讥诮的笑了笑,“于是,二十五世纪中期,一部分同样想法的国家联合起来,密谋和钢铁教会开战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对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当时整个世界分成了两个阵营,他们数量上确实占据劣势,但是由于他们一直隐忍,钢铁教会发现他们意图的时候,他们已经制造了大量灭绝弹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乌鸦挑了挑眉,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种针对环境的破坏性大范围武器,使用之后,波及范围不仅会变成贫瘠的不毛之地,而且会破坏环境中的蒸汽能平衡,引发环境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。”乌鸦咂舌道,“这是孤注一掷,打算同归于尽啊,我怎么觉得这么耳熟?”

    “流血十一月。”玫瑰冷冷的答道,“军方就是用这种无赖的威胁苟且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世界的故事。”尼古拉斯说道,“但是,钢铁教会没有退让,而是选择了正面对抗,打算利用技术,把灭绝弹的危害压制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压制成功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尼古拉斯叹了口气,“战争还没开始就终止了,叛军认输投降,一场世界大战戛然而止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这件事也发生在二十五世纪?二百年前?”

    “嗯,二百零四年前。”尼古拉斯意有所指的说道,“你们似乎对二百年这个数字很敏感。”

    “呵,整数嘛。”乌鸦言不由衷的说道,“他们投降的原因呢?”

    “绝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好吧,让我想想。”乌鸦沉吟道,“于是在他们投降的六年以后,钢铁教会发生了分裂,你们和钢铁教会分道扬镳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原因呢?也是绝密?”

    “不,因为教会的高层已经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