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玄幻魔法 > 素手调香 > 第136章人生无常

《素手调香》 第136章人生无常

    子岚写好后交给小二送了下去,香师最后宣布是包二房间猜中了,赢得了奖品。

    一盒香品,还有一套用来印花刻字的模具,专门用于给制作好的香饼刻花样,用于标识。

    淑慧和萱儿都对子岚赞不绝口,惊叹的瞪圆了眼睛,“妹妹,你太厉害了,光靠鼻子就能猜出来啊,好牛啊。”

    赵萱儿用一脸佩服的眼神的望着她,

    到让子岚开心的笑了起来,“其实也没什么,大概是我喜欢这个的缘故吧,怎么钻研都不觉得累,越学越开心。”

    店小二拿来了她的奖品,子岚将盒子推向赵萱儿,“萱儿姐姐,我借花献佛,就送给你吧。这个是佛香,给你母亲上香用这个也合适呢。”

    萱儿十分惊喜,看了眼淑慧,她摆摆手,“我的东西比你还多呢,一整套东西,光香炉我就有好几个,回去给你一个。回头岚儿回家去了,咱俩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萱儿这才笑着点头,“好,那我收下了,谢谢妹妹。我今天真是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面又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齐哥提醒她们,下面第二款斗香开始了。

    香师点燃了第二款香品,香味徐徐的散了出来,是浓烈的桂花香,客人们都笑了,这明显就是桂花香么。

    不过即便是桂花香,也有好几个配方呢,也并不是那么好猜的。

    赵萱儿开心的笑道:“这我知道,是桂花香,不过好像花香都有很多种配方呢。”

    霖哥儿笑着点头,“不错么,花香其实最难猜了,因为每一种花香都有很多种配方,越是高手越是如此,花香最好辨别却也最难辨别。”

    赵萱儿恍然点头,“就是最熟悉的其实也是最难得对吧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能把最简单的做到极致,也是能力的体现。”

    齐哥也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子岚已经开始写配方了,这一款不算复杂,选取开放的桂花捣烂去汁。

    将冬青子捣烂取汁,存其渣,于桂花调和成剂,迎风阴干。

    焚香时,用玉片衬隔,俨然有桂花香气,极其悠远韵致。

    “要送去么?”

    赵萱儿看了一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送了,这款简单是留着给其他顾客凑趣的,我就猜一个就行。”

    子岚也不抢别人的乐趣,也不出这个风头,自己私底下猜中长本事就够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底下已经有人猜中了,香师揭秘了结果果然一模一样,很多人都以为很复杂,其实也不是所有的香品都复杂难做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如此简单,都有点扼腕,表情极为精彩,大呼可惜又有趣。

    此时气氛极其热闹,赵萱儿回头看了眼子岚,完全没有任何失落或者骄傲的情绪,反倒兴致勃勃的样,她是真的很喜欢香道,对出风头这种事也并不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赵萱儿歪着头若有所思,想起了夫子的那句话,吾辈自当时时自省,想来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妹妹又猜中了,那个客人得了这款桂花香。”

    赵萱儿伸着脑袋往楼下看,嘻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姐姐可喜欢,若喜欢我做了送你。”

    子岚以为她喜欢这款香呢。

    赵萱儿摇摇头,“桂花的香气太香了,我不太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

    第三款香开始了,赵萱儿推推子岚,“快快,开始了。”

    子岚仔细闻了一下顿时笑了,沉着的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款则是木犀香。

    五更初,用竹筷摘取尚未开放的岩桂花,不拘多少。

    现在瓶底放入檀香少许,再将花瓣放入瓶内,装满花后,把樟脑洒在花上。

    将纱蒙在瓶口,放置在空房子里,每天收取夜露四五次,用少量的生熟蜜搅拌,浇洒在瓶中,再用蜡纸密封窖藏后取出焚烧。

    此香并不复杂,主要麻烦在于收取的夜露上。

    第三款香子岚也猜中了,赵萱儿和淑慧为她鼓掌,“妹妹你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子岚不好意思的红了小脸,“其实这个就是会者不难,我喜欢香道,乐意钻研也不觉得累,反倒觉得其乐无穷。但让我绣花就极其烦躁了。”

    赵萱儿一听却感同身受了,忍不住失笑,“我也是这种感觉,我绣花的时候心里就十分平静宁和,十分舒适。那花那草就在眼前摆着似得,十分顺手。原来这就是乐趣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夫子夸她好几回了,说她的绣品很有灵性,”

    淑慧也嫉妒的撅撅嘴,她们人人都有特长,只有自己好像没有突出的才艺,感觉好丢脸。

    子岚看到淑慧脸上的失落了,故作可惜的叹气,“其实这些东西终究是小道,我是个大俗人,这么努力的学习香道,一个是为了愉悦身心,另一个也是因为我朝盛行香道,它可以用来赚钱。

    我始终觉得女子别的才艺可以都不会,但一定要学会打理家事学会赚钱,只有能赚钱能管家理事震慑下人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女子生来柔弱,多有不易之处。若是所嫁非人更是一生辛苦。我宋家有个姑奶奶,嫁的男人婚前就病重了,却用骗婚的方式将人娶了回去,然不到两个月人就死了,还给我姑奶奶安了个克夫的名声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我宋家也为她找回了公道,把人接了回来,但名声终究受影响,没法再嫁,可怜花一般的女子只能守寡。

    不过让我等敬佩的是,姑奶奶并没有自怨自艾,反倒是拿出了全部的本事,依靠娘家自己做生意,还帮带族里老弱孤苦,给我们女娃教导一些才艺和管家理事的本事。

    如今虽已年过四十,却衣食无忧,一个人住在别苑里,奴仆成群,生意蒸蒸日上,因着长期帮衬族里,自己性格也爽利开朗。

    五年前族里做主,给她过继了一个不到四岁的幼儿,姓宋,她的名字也以另一种方式入宋家族谱,将来入家族坟地,受儿子祭拜。

    奶奶们常常用她的事迹来教育我们,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家族,也不能保证每一个儿女都幸福安康。

    若我们坚强勇敢善于谋略,自己有谋生的本事,无论任何时候,我们都能让自己过得很好,把不幸过成幸福美满。

    我姑奶奶的儿子,十分孝顺,且读书上进努力,已经过了童生了,每年我姑奶奶都亲自带着他去祭拜自己的亲生父母,处处仔细,我堂弟十分感激。”

    这是宋家的真人真事,并非子岚杜撰,宋家也有寡妇和不幸的女子,但能不能过好还要靠自己啊。

    众人听了也是长叹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