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阅文网 > 都市言情 > 金灿灿的1998 > 第022章 崇洋媚外

《金灿灿的1998》 第022章 崇洋媚外

    ”你这小姑娘怎么说话呢?懂不懂尊老啦?老夫大气,不跟小娃娃一般计较!我叫罗洪发,你们俩叫什么?多大了?在哪里上学啊?听你们口音不是本地人,你们是哪里人啊?“

    ”谢谢罗老您的大气了!你站我们身后那么久,没有听到我们的谈话吗?我们是渝城人,我叫金灿,他叫徐清玄,我们都是高一的学生,就读文博中学。“

    至于年纪,给金灿忽略过去了,她对于自己比徐清玄大一岁的事实还是有些接受不能,她以前一直以为他们俩是一般大的,却没想到自己比他大了整整有一岁零两个月。

    ”文博中学是私立中学,我家就住学校附近,我孙子也在这所学校上高中,不过他已经高二了,有机会我介绍认识认识。这所学校可不简单,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,你们俩看起来就是小地方来的,可是要被欺负呢。“

    罗洪发对于这些小年轻很是看不上,一个个无法无天,就连他的孙子也不是好东西,时不时的闯祸打架,要不是他的成绩还不错,他老人家都想把他押回家关禁闭了!

    ”对了,小子,你身上有没有你雕刻的作品啊?我老人家得看看你的手艺是不是货真价实的!“罗洪发对于木雕的手艺人是非常看重的,他是真想了解徐清玄的技艺水平。

    “罗老,小玄子身上没有木雕作品,我这身上倒有手串是他前段时间送给我的生日礼物。要不你拿去看看?”金灿看这老人家对于徐清玄会木雕一事非常看重,也有了成人之美。

    “咦?这,这是乌木?还,还是千年乌木?这,这手串珠子上面的微雕真的是你的手艺?”罗洪发先是被手串的材料所惊,接着被那惟妙惟肖的微雕而震。

    “这十八子乌木佛珠可是我花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雕刻出来的,而且我还求了我们那里感山寺的释然主持帮忙开了光的。“徐清玄所用的乌木还是金灿送他的,他一共雕刻了两串,金灿一串,他自己一串,不过他的那一串,在他车祸的时候毁了,那些珠子被金灿小心地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非常不错。小玄子啊,你是好样的,小小年纪,这木雕手艺可不比一般的大师差了,加以时日,你的水平肯定会比我还厉害的!”罗洪发是真的很是感叹,这苏州红木雕也算是后继有人了。

    ”罗老,你看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还得北大街逛逛,你……“

    徐清玄话还没有说完,就接到:”好,你们去北大街,我也跟你们一块去,你们今天可不要想着把我丢下,我老人家一个人多孤单啊,你们俩就多陪陪我,等会儿中午我请你们吃好的。“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徐清玄本以为留下家里的电话还有地址就完事了,却没想到遇到的老人竟然是牛皮糖,一黏上就丢不掉了。

    金灿看徐清玄一脸郁闷又憋屈的样子,乐了:“好了,小玄子,我们要不就让罗老当我们的向导,我们对这海城人生地不熟的,他愿意当我们的向导,我觉得我们对这海城的了解肯定会更加深入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对,你们要想买什么东西,就问我老人家,我可是这老海城人了,整个海城就没有我不知道的,不管是吃的,喝的,玩的,你们只要有需要,我都可以说个一二三出来。”罗洪发一脸得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想买古玩呢?这你也会?”金灿为难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”咦?你这小姑娘是在考我?我告诉你,我还真不怕你,我对于古玩倒是真不熟悉,但是我认识复旦一老教授,这老头可是家学渊源,对于古玩鉴定可是非常有心得,特别是文房四宝方面,他可是行内的大家!“

    罗洪发一脸的不服气,说话间就把一大砖头手机从他的大布包里摸出来,快速拨号:“喂,喂,老林啊,是我,罗洪发,你在哪里呢?咦?就在七宝老街?这么巧?我正打算找你呢。你现在在哪里啊?在老茶馆啊?好啊,我过来找你,到时候我介绍你两个小朋友给你认识认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罗洪发一脸得意地看向金灿:“怎么样?小金子,你罗爷爷厉害吧?我不光厉害,交的朋友更厉害!一会儿你们要想买文房四宝之类的,听你林爷爷的话就对了,那老头儿对这些玩意儿可是深有研究,是有名的字画鉴定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罗爷爷,你好厉害啊!不过,你怎么叫我小金子啊?听起来怎么不大顺耳呢!”金灿对于自己的姓氏很是不喜,不是不喜黄金,只是不喜欢赋予她姓氏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金子是多好的东西啊?你没看我们国内的黄金一年的价值比一年高吗?我看啊,你的姓氏可是不凡!”罗洪发虽然人老了,却没有失去对生活的热情,他出门玩乐就离不开钱财,黄金可是硬通货,哪个时代都离不得这它。

    三人快步朝着南大街而去,一路上叫卖声,讨价声,嘻笑声不断,金灿感觉走在这样的街道上,整个人都变得鲜活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了,这老上海茶馆里面的茶可有不少好茶,陈茶,他们所用的茶水都是产茶当地的山泉水,听说光是花费在路上的费用可就不少了,所以进入这家茶馆的都是有眼光的人!”罗洪发指了指河道边上的两层明清小楼说道。

    “罗爷爷,你这算是自夸吗?”金灿笑道。

    ”对啊,罗爷爷就是自夸,也夸奖了茶馆的主人以及喜欢在茶馆喝茶的人,现在那些年轻人崇洋媚外,就喜欢那些个咖啡,奶茶之类的,明明我们的茶道有几千年的历史,喜欢它的年轻人却越来越少了!“罗洪发也是有感而发,他的后代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”罗爷爷,我和小玄子可是喜欢喝茶的人呢。不过呢,我只是喜欢喝花茶,红茶,倒是小玄子什么茶都有尝试,最喜欢的还是龙井了。“金灿也是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”龙井啊?正好,这家茶馆有上好的龙井,等会儿让你们尝尝去。至于花茶,这里没有,红茶倒也有祁门红茶,小金子,一会儿你也品尝品尝。“罗洪发平时多喝绿茶,或者陈茶,不过他是喜茶之人,各种茶都有品尝过。

    ”罗老,我在楼上等你半天了,你倒好,拉着两个小朋友夸夸其谈!“说话间,从楼上下来一老人,看年纪有六七十的样子,儒雅朴素,风华内藏。